+×病理不明

日常发病

斯雷因的狱中随想①

        世界是黑色的。
        因此光亮才显得如此耀眼。

        斯雷因·特洛耶特从未理解过aldnoah的实质也未曾想要理解过。那份明亮太沉重也太尖锐,他承受不住。
        他无法将手深入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探寻那颗栗子。他充其量不过只是个拿着火把在黑暗的世间颤抖着穿行的可怜人。黑暗的丛林里满是凶猛的饿兽和腾起的根茎,噢,还有渴望着生存因此最为恐怖的的同类。
        但是有时候他会想,或许那个人能。
        或许他那个同样令人可怜却又令人敬佩的宿敌能。
        那是个奇妙的家伙,斯雷因把脸贴在冰凉的桌面上,闭上眼睛想。他的头有些痛,因此他决定只思考简单的问题。
        想想你对那个家伙的印象,那是个怎样的人呢?
        这个问题可一点都不简单,他暗暗吐槽到。
        第一个想起来的印象的话……他无论何时都那么冷静啊。
        ——不,不对,那条黑色的河流就在他猩红色的眼眸流淌,激流碰撞出一个个漩涡,其上夹杂着白色的泡沫。
        看不到,但是就因为看不到,所以才能感受到。
        他忠诚吗?
        对地球联合军的忠诚?不,不是。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否决。
        那么他的忠诚是对艾瑟依拉姆公主的吗?还是只是对他自己的忠诚?
        他一定是个谎话连篇的家伙,尽管外表并看不出。
        如果我算是忠诚而仁义的,那么他就算是。斯雷因恶意地想。可惜我不是,他也不算是。
        啊,这样想想我们两个大概都是自私的家伙。
        这一瞬间他不知道应该可怜自私以致灭亡的自己还是可怜那个连自己的自私都无法说出口的人了。那个冰块一样的人看起来毫无情绪,其实任性的很。
        不对,他才不是冰块,那根本就是块可燃冰啊。
        有火苗的话就会嘭地爆炸,把自己和周身的物体炸的粉碎。
        真可怕,我要离他远点才好。他打趣地想。
        但是那是这个世界上离他最近的人类了,他直起身子靠    在椅背上。头顶的灯明晃晃地宣示着自己了无生机,该不如说整个囚室都了无生机。
        较长时间地仰着头看灯光使得斯雷因的眼睛有些酸涩,他使劲眨了眨眼,才感受到时间的长久与空虚。
        以及人生的无聊与毫无意义。

这才是我的文风(并不是(吐血
文力真是种可怕的东西(吐血×2)想要的时候不来,来的时候就打得我措手不及
不这已经不是措手不及的问题了,问题是老子的数学作业还没写完啊(吐血×3
看来我是无法摆脱起名废的设定了,神啊我不想要这样的初始设定啊(吐血×4

求回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勾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小心心啊啊啊啊啊啊可以的话求关注啊啊啊啊啊啊(ni
啊,小手手也求(滚你*****
↑我是认真的(严肃脸

【奈因】transparency(one)

架空向QwQ
00
        界塚伊奈凡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凌晨两点进入睡眠。
        睡前他查看了邮箱、推特和line,确认没有任何新信息之后发了条“晚安”的推。
        凌晨三点,手机屏幕亮起,解锁页面上的密码栏一次次地被填满又清除,最终停在了“手机已被锁定”上。
        五分钟之后是最后一次输入机会。屏幕渐渐暗下去,与此同时房间里传来一阵轻微的翻箱倒柜声。界塚伊奈凡皱了皱眉翻过身来,声音戛然而止。
        几分钟的沉默,期间界塚伊奈凡毫无动作。抽屉里的钱包被打开,身份证被小心翼翼地抽出,停在空中几秒后又被原位放回。
        三点二十四,手机屏幕再次亮起,密码框里犹犹豫豫地出现四个数字。
        “****”
        手机桌面上满是各种APP,其中还有几个明显就是自己编写的,简陋的色块图标之下标着1/2/3或者α/β
        最下面简洁的信封图标被点开。

编辑新短信
收件人:*********
   
        “救救我。”

01
        “喂,您好,请问您是……?”
        “……你是谁?”
        “啊……我是斯雷因的好友……我叫艾瑟依拉姆……”
        “请问斯雷因在吗?”
        “……”短暂的沉默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少女的啜泣声。
        “斯、斯雷因他,从上个月开始就失踪了……现在也没有找到。”
        “……抱歉。”
        “不……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
        伊奈凡挂掉电话,点开短信,看着那条正在编辑的信息。
        “救救我。”
        收信人是完全陌生的手机号,但刚刚播过去的时候手机自动匹配显示号码所在地就是他所在的这个城市。求救的大概就是这个号码的主人……是叫斯雷因是吧……艾瑟依拉姆?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抽屉里的钱包有被移动过的痕迹,然而钱却一分没少,大概是有人查看了身份证,输入生日解开了手机密码锁。检查完整个屋子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人,也没有发现有能藏人的地方——他刚搬进这间公寓,屋子里到处都是箱子,根本没有足够大的区域遮掩一个人。
        现阶段最重要的问题有三个。
        短信是如何被编辑出来的。房间几乎是全封闭的。
        为什么会编辑这条短信。救救我是什么意思?
        看到这条短信的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思考再三之后他准备去物业调看一下昨晚的监控录像,临走前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回了趟卧室。
        “真是不太平啊……”有些谢顶的保安一边调出录像一边嘟囔到。界塚伊奈凡盯着屏幕上的录像,“最近这栋公寓经常出事吗?”
       “也没有……也就是上个月,有个住户失踪了,现在还没找到。警察来了好多次,最后也不了了之。”保安叹了口气,“可惜了那个小伙子啊,挺好的一个人。”
        界塚伊奈凡转过头去看着他。
        “咦,话说回来他空出来的屋子不就是你现在住的那间吗?”
        界塚伊奈凡将录像快进,果然,从凌晨两点他睡下到八点起床都没有任何人进出他的房间。
        “名字?”
        “什么?”
        他直起身来,“那个失踪的人的名字是?”
        “啊啊……好像是斯兰恩……还是斯雷因来着?”保安皱着眉头想了想。
        “……谢谢,麻烦您了。”

        卧室不透光的窗帘紧闭,人造的黑夜中手机的屏幕再次亮起。

编辑新短信
收件人:斯雷因
 
        “我是斯雷因·特洛耶特。”







这这这这这根本不是我的文风啊喂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被自己的渣文笔惊到了
但是还是希望回复!QwQ
    因为完全是个起名废所以用了英文觉得这样看起来逼格高一点(冷漠脸)意思是透明(我问了有道道)如果错了请惩♂罚有道道不关我事哦!